从阴影里到聚灯光下:法国MMA Factory的故事

我们试着做些事情,但周围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谈论的运动是什么。当时法国政府只允许我们在其他体育部门的管理下进行一两个小时的训练,因为那个时候运动在法国还不是合法的。我想要开办自己的拳馆来训练选手,这也是为何我创建了

洛佩兹之所以将拳馆取名为MMA Factory是因为他和他的选手们像对待一间工厂那样来运营这里。拳馆的大门是24小时开放的,任何选手都可以在任何时候来到这里磨练自己的格斗技术。

尽管受到了不小的阻力,但洛佩兹坚持了下来,他培养出了不少有天赋的格斗选手前往世界各地进行比赛,同时也不断敦促法国政府批准这项运动。

其中,最令洛佩兹自豪的一位选手就是前UFC重量级临时冠军西里尔-盖恩(Ciryl Gane),他在2018年时从一名泰拳选手转行成为了一位全职MMA选手,并选择了离自己家不远的MMA Factory作为训练大本营。

“我最好的朋友来自喀麦隆,他开了一家餐馆,他认识洛佩兹,因为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国家。”盖恩回忆起了自己开始在这里训练时的情景。“因此我敲开了MMA Factory的大门,对他们说嗨,我叫西里尔-盖。洛佩兹看着我说你想在这里训练是吗?别太着急了。”

事实情况是,当时不断有选手选择来到MMA Factory训练,他们的水平与天赋参差不齐。因此当洛佩兹看到自告奋勇的盖恩到来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为他将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世界格斗明星。

“每个人都来敲MMA Factory的大门,然后说嘿,我就是下一个弗朗西斯-纳干诺(Francis Ngannou)。我刚刚来到这里,我对他们说我想进行一些实战。”盖恩回忆道。“当我在那里进行了两次训练后,洛佩兹跟我说试试MMA,而我照做了。那之后,他说他希望我能长期来到这里训练,我回答说好的,咱们开始吧。”

洛佩兹对盖恩的计划是把他打造成为法国MMA运动的招牌人物,而实际情况要比他所期待的更好,盖恩的天赋和实力已经足以冲向世界。因此当2019年MMA运动终于在法国合法化之后,洛佩兹知道,UFC来到法国举办赛事,并且让盖恩领衔头条大战只是时间问题。

在等待这一天到来的同时,洛佩兹也在继续为新生代的法国格斗选手提供更棒的训练支持。他在2020年1月于巴黎郊区开办了第二家拳馆,取名为Venum Training Center,并得到了格斗运动服饰品牌Venum的赞助。

到目前为止,两家拳馆已经有超过1000名会员,他们的MMA水平也有极大的跨度,从刚刚开始接触格斗的4岁儿童,到已经成为了UFC重量级临时冠军的盖恩。洛佩兹本人在这两家拳馆里亲自训练的职业格斗选手有大约100人,并且正在为了创建欧洲最棒的MMA团队而奋斗。

最终,在经过了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后,UFC终于宣布将于2022年9月3日来到巴黎,举办他们在法国的第一场赛事,并且头条大战将是盖恩VS图瓦萨的重量级对决。

“这一幕我已经期待太久太久了,我甚至曾认为自己在有生之年没有机会亲自看到这一切了。我真的很希望盖恩能享受这个夜晚,因为这一切都是关于他的。当他走进场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为他欢呼,我真的希望他能吸收这些能量,然后和他的对手带来一场精彩的对决。”

盖恩也对于洛佩兹的说法表示赞同,他表示道:“我是法国MMA的旗帜,我希望自己能帮到这项运动。仅仅3年之前,人们还认为MMA只是在酒吧里的打斗,而现在,随着我的言行举止和随处可见的微笑,人们意识到MMA选手可以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这是我的价值。对我来说这意味着很多,我是一个头条主赛选手,我将我的名字刻在了法国MMA运动的历史上,对此我的真的非常开心。”

“我对于法国的第一场UFC赛事的感觉是炸裂的,这将会是很特别的一晚。人们去世界各地观看UFC比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对很多人来说,这很可能将是他们的第一次现场观赛体验。我想赢得一场重大的胜利,而我也希望所有的欧洲选手都能获胜。”

“我和图瓦萨的对决并不仅仅是一场恶战,更是UFC在巴黎的第一次,这是值得庆祝的。我想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这一点。”

Related Posts

北京市级一流专业——新闻学专业

培养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要求,具有现代新闻传…

搜狐体育小时报2022112507期

北京时间11月25日3时,卡塔尔世界杯首轮最后一场小组…

体育疯 – 一款手机看球的神器

互联网浪潮的席卷,对于传统经济环境下各个产业的转型都起…

CBA-搜狐体育

在海南岛清静地晒晒太阳,错过艳阳日出游的人们依旧难抵碧…

欧洲杯夺冠大热门迎噩耗!1亿大将伤情严重被曝告别剩余赛事

今天凌晨的欧洲杯,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时经过一场苦战,1…

欧洲杯前瞻|葡萄牙VS法国 卫冕的欧洲杯冠军激战世界杯冠军

葡萄牙被德国击败及法国只能跟匈牙利打成平手,令F组形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